最新动态:·深入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题实 ·【学术】围术期无创实时血流动力学 ·市人大常委会、人大代表视察小组视      

联系人:善时医疗
手机:13598307001
电话:0370-3869898/2072272
传真:0370-3869898
电子邮箱:shanshiyx@126.com shanshiyaoxie@126.com

行业动态
高端医疗险需求渐起,破解盈利难,控费是关键!
作者:方海平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8-05-09 16:10

 

“一个特别明显的直接感受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主动过来咨询高端医疗保险的问题,虽然最后不一定都在我这儿买了,但是这类产品确实越来越好卖了。”北京一家大型保险经纪公司人士5月7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此表示,而记者咨询的其他保险经纪人或代理人也大多给出了类似回答。

高端医疗险,是商业健康险行业的一个细分领域,顾名思义,其主要是保险公司针对高净值人群提供的医疗保险产品,“高端”主要相对于一般的健康医疗保险产品而言,主要体现在保费高、保额高、保险公司提供直付、服务范围广甚至能覆盖全球范围内的医疗资源等方面。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高端医疗险产品在中国保险市场出现已有十多年历史,不过由于种种原因,其一直处于裹足不前的状态,发展不温不火,提供高端医疗产品的保险公司也是凤毛麟角,且相关产品由于赔付率过高、亏损严重屡屡停售。随着居民财富、消费意识以及医疗资源等各要素的变化,这一细分保险产品也再度回到市场视野中。

“我们肯定是会继续加大投入的,虽然现在整个行业的高端医疗险业务在盈利能力上比较有限,但是这是一个确定性的发展方向,我们认为有必要提前准备,积累数据和经验,等到整个市场都充分竞争的时候再进入就来不及了。”招商信诺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下称招商信诺)健康险事业部总裁周晞烨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发展缓慢VS需求旺盛

高端医疗险是十足的“舶来品”,其最早进入中国是为了满足外籍外派工作人员在中国的医疗需求,因此早期提供相关产品的都是外资保险公司,产品设计上也贴近国际化,覆盖全球的医疗资源是其优势。

受限于外籍人士总量少,高端医疗险产品的服务对象逐渐向本土高净值人士蔓延,目前,受众人群除了外籍人士外,还包括企业高管、民营企业主等人群。不过这种通过本土化来扩大规模的方式并没有多大起色。

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虽然十几年当中高端医疗险产品也在增长,但是总体上不温不火的,在健康险产品中还不成气候。大健康领域咨询机构Latitude Health早前的一份报告《健康险: 保障需求的缺口与机会》显示,高端医疗险产品在健康险中的占比大概为2%。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在中国大陆市场提供高端医疗险产品的保险公司仅十多家,仍以外资险企为主,包括Cigna-CMC招商信诺、Bupa英国保柏、MSH万欣和、AXA安盛、AIG美亚、AIA友邦、Allianz安联、平安健康、泰康人寿、太平人寿等。

在这一过程中,保险公司推出的高端医疗险产品尤其是个险产品屡被叫停,比如明亚保险经纪与平安健康于2015年前后合作推出的明亚99即在开售两年后停售。明亚保险的一位经纪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原因就是因为这款产品包含生育保障,有12个月等待期,很多人在等待期结束第二年开始生育,保险公司直接支付这笔钱,赔付太高,亏损严重。

不过,来自市场的需求正逐步崛起。一家高端医疗保险代理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高端医疗险在市场上越来越受到欢迎,目前尤其是有小孩的家庭关注得尤其多,一方面高净值人群在迅速增长,在他们的消费理念中健康的地位越来越重要,甚至超过财富的重要性,“我接触的客户大多都是直接冲着不想在医院排队这种服务条件来的。”

易观智库发布的《海外医疗市场专题分析2017》显示,截至2016年,海外医疗市场规模已达到7.3亿元,年增长率高达177.8%,到2017年市场规模有望超过10亿元,并且在未来3至5年保持持续的高速增长态势。

突破盈利难题 控费是关键

上述北京地区大型保险经纪公司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的高端医疗险产品基本上都不挣钱,很多公司将其视作增强客户粘性的工具,重点在于提供服务,因为其针对的主要是高净值人群,对保险公司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客户。

周晞烨认为,不管是从国家宏观政策支持的角度,还是消费者实际需求来看,包括高端医疗险在内的商业健康险都是一个朝阳产业,中国的医疗制度中,以社保支付和公立医院为主的基础医疗体系无法满足中高端人士对医疗的需求,这部分需求必须有商业健康险公司来完成。

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目前在国内市场高端医疗险的发展受限于几个因素,一是高端医疗险属于纯粹消费类的保障型保险产品,与中国消费者追求储蓄理财的观念尚有一定差距;其二,保险公司发展高端医疗险仍面临着最大的难题,即控费问题,“保险公司与医疗机构之间的利益诉求点不一致,前者要求控制费用,后者希望多收费,两者之间尚未建立起信息共享、利益分担的可持续协作机制。”其三,私营医疗机构资源有限,中国尚未发展起如香港等成熟市场那样充足的私营医疗机构,私营医疗机构供给的不充分,也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高端商业健康险的爆发式增长。

如何打破亏损怪圈,找到保险公司与医疗机构之间的平衡点?民营医疗资源的崛起或许是个突破口。

中国以公立医院为核心的医疗体系,天然不缺乏资源,而民营医疗机构则有强烈的资源需求,保险公司面对民营医疗机构时也更有议价权。以上海为例,上海市保险同业公会、市保险学会发布的《2016年度上海市产寿险公司健康险、意外险业务年报》显示,2016年上海高端医疗市场(该报告主要将其界定为国际医疗)保险公司直接合作的医疗机构共计24403家,比前一年翻倍,其中,公立医院6001家,私立医院12719家,其他机构4183家。

南开大学金融学院保险学系教授朱铭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高端医疗保险是商业健康险多层次体系中的必要组成部分,随着国际交流、企业走出去越来越频繁,这部分市场需求肯定是越来越大。换个角度来看,高端医疗保险的发展,也会倒逼私营医疗机构在国内的发展壮大。

版权所有:浙江善时生物药械(商丘)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亿博网络